晨曦不落格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918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剛達爾溫柔的光

 
非洲,離我們的地方很遠很遠。
我知道有一個國家叫做衣索比亞,出現過不少跑得像風那樣快的馬拉松選手。
但是因為缺乏糧食,有很多的人生活在痛苦中。
我可以做什麼?我可以幫什麼?
從心底湧出的關心,讓我踏上遙遠的旅途。
 
到陌生的國家當第一次的義工,讓我的心忐忑不安與興奮。
飛機終於飛進阿迪斯阿貝巴,衣索比亞的首都。
我焦慮地等著接機的人,那時感到機場的風非常乾燥。
迎接的朋友來了,他緊緊的握著我的手說:「歡迎你!」
 
我們的卡車搖搖晃晃向剛達爾前進。
開了好幾個鐘頭的車,呈現在眼前的是乾涸荒廢的土地。我沒有看過如此一望無際荒廢的土地。
前年、接著去年,在最需要雨水的播種季節沒有下雨。
今年沒有收成。村莊裡完全斷了糧食。
 
搬運糧食的大卡車終於到達了很多人等待的廣場。
「謝謝你們!好多天我們都沒吃東西了。」
「有東西吃,我的小寶貝就有奶喝。他會很快恢復健康的。」有一位媽媽看著她瘦瘦的嬰兒這樣說。
大家高興的看著我們。
 
啊啊!廣場有數不清的人。一千人?不只,大約有兩千人吧。
多麼的希望能分送足夠的糧食給她們每一個人,但是又恐怕不夠。
怎麼辦呢?看到破衣服下枯瘦的大人和小孩,空著肚子等著卡車上的食物。他們不知等了多久。
我想哭。
 
我趕緊從卡車搬下糧食開始工作。
「每一個人可以領一包玉米和一包奶粉。」
「啊!謝謝!好高興。」「謝謝你們的救援。」
「能不能多給我一份。」「家裡有很多人,一份不夠全家人吃。」有人這樣的哀求著。
為了不讓人多拿,為了不讓人爭搶,有衛兵站在那裡監視。
 
「對不起。每一個人只能有一包玉米和一包奶粉! 」
「一個人,一包玉米,一包奶粉! 」我們不得不這樣回答。
太陽開始向西傾斜。糧食剩下不多。有些人,領到了食物還不回家,留在廣場暗暗的期待著。 「是否能再多領一包? 」
 
兩個穿著破爛的小女孩走上前來說:「可以給我一份嗎?聽到剛達爾有糧食,我們從沃洛越過三座山,走三天的路,來到這裡。我的父親和弟弟因為沒有吃的而餓死了,母親的眼睛也瞎了。請你幫幫我們。」
當我想幫這兩個可憐的小女孩的時候,有一個衛兵用槍托粗魯的將她們打倒在地上。
「走開!這些是給剛達爾人吃的。」
嚇壞了的小女孩趕緊從地上爬起來,跑進人群裡。
 
等衛兵離開後,我帶一包玉米和奶粉去找那兩個女孩子。
「有人知道從沃洛來的女孩子嗎?」
在人群中我大聲問: 「有人看到她們去哪裡了嗎?」
天慢慢的暗了。
「從沃洛來的女孩子呀-----」
 
沒有糧食可以分發了。
廣場也沒人了。
海拔三千公尺高的剛達爾,晚間變得很冷!
躺在帳蓬中溫暖的睡袋裡,我一直想著那兩個女孩子。
「她們—如果睡在野外,一定忍受不住這麼冷的夜氣。」
 
溫柔的晨光叫醒我。涼風,新鮮的空氣,讓人感覺舒適!
我又開始問村人:「有人知道從沃洛來的女孩子嗎?」 「好像進去那間房子喔。」這一次有人這樣回答我。
我敲了門。「這麼早有人敲門,是什麼事? 」一位穿破爛衣服的伯伯開了門。
「哦,是你。 謝謝昨天的玉米和奶粉。全家人一個月來沒吃過晚餐。所以昨天晚上大家吃得好高興。 」
「是嗎?你知道從沃洛來的女孩子在哪裡嗎?」
 
伯伯嘴上含著微笑說:「哦,你是說昨天來的那兩個女孩子嗎?她們和我們一家人一起吃了晚餐。吃飽後在這裡過了夜。 」
我忍不住地叫了起來:「那她們沒有餓肚子,沒有睡在寒冷的野外嗎? 」
 
「她們還在睡嗎? 」
「沒有。她們早早起牀後,說要趕回母親那裡。所以我讓她們帶了些玉米和奶粉,雖然只能給一些 ,但是她們很高興有東西帶回給母親 。」
「你給她們?從那兩小包再分給她們? 」
「對,因為我很高興得到那些,所以我做同樣的事,讓她們高興。」
他雖然穿得破破爛爛的,但是他的心地如早晨的太陽般美麗無比。
 
我坐在那裡想,一包玉米一包奶粉,對伯伯、對家人來說,是多麼寶貴的食物。
伯伯卻將那些分給從不認識的女孩。
我在同樣境況下,能和伯伯一樣嗎?
在沒有吃的、可能會餓死的時候,我做得到嗎?
 
我做不到。
我一直想著「我有能力來幫助別人」 ,但是我不能做到像那位伯伯。
他沒有說「我來幫助你」 ,而是將寶貴的東西分給她們,讓她們分享他的高興。
 
我回到廣場抬頭看著天空,靜靜的閉上眼睛。
「對不起。」
我不知道向誰道歉,只是從心底湧出這三個字。
溫柔的光、體貼的光,透過我的眼簾映入我的心海。
我聽到聲音說:「願意人怎樣對待你們, 你們也要怎樣對待人。」
 
心中洋溢著溫柔、體貼的光,光閃爍著向我寄語:「讓我們心連心, 手牽手, 這麼做—我們就能和遙遠村莊的女孩, 和沒有見過面的村人成為好朋友。讓我們心連心,手牽手, 來和他們分享幸福。這麼做—悲哀和痛苦, 就能漸漸的從世界上消失。 」
在閃爍的光中看到的,深印在我的心中。
 
完成工作,我回到家。
雖然我住的地方不像剛達爾,沒有人餓著肚子等待領糧食,但是還是有很多需要幫忙的人。
其實,我本身多麼地需要別人的鼓勵和體貼---我多麼地需要一起歡笑的朋友---這些能帶給我幸福。
我願意將別人給予的鼓勵、體貼和歡笑,分送給更多的人,因為希望讓更多的人幸福。
這就是我訪問遙遠的非洲衣索比亞的時候,從剛達爾溫柔、體貼的光學習到的事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