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曦不落格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918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冬天裡的一把火

陳光標來台發紅包,預計金額5億元;這個數目若干台灣富人其實做得到;但台灣除少數大善人外,企業家只會拿這個數目捐助政治獻金,不會大筆捐助貧民。陳光標的態度及人生哲學,台灣媒體稱「引發爭議」;我專訪了他1小時,我只能說「陳光標的現象」暴露台灣目光短淺而且自大,正如王建煊的評論,當你以一個手指批評別人時,其實有三個指頭指向自己,我們自己做了多少?至少陳光標捐的是真鈔,不是假鈔;至少「高調行善」,比《自由時報》一路袒護的扁家「低調行賄」好的多;至少陳光標沒有辯稱必須如蔡英文領18%才能行公益。
 
我問陳光標,儒家道統講究「為善不欲人知」,他為何非如此高調不可呢?他說了一段小紅心的故事。陳光標生於1968年,文革沒結束,中國到處鬧饑荒;他上頭的哥哥、姊姊全給活活餓死。十歲前每天只吃兩餐,時時刻刻處於飢餓狀態;年年盼的就是過春節,媽媽買塊不過兩個手機大的肉,先榨出油,炒菜;再全家搶空吃了無油的肉渣。
 
高調善舉具渲染力
 
不到十歲,他家已無錢供他上學,於是暑假拿了根扁擔,挑著兩大桶水,至今仍是小個子的他,走2公里路,到城裡賣乾淨的水,換點賞錢。挑了一個暑假,換了4塊人民幣,高興地繳了學費一塊八毛,回家活蹦亂跳。媽媽卻和他說,隔壁的孩子正哭著,因為沒錢繳費上學,陳光標二話不說拿了一塊七毛,給了鄰家同學,因為全家只剩一毛,湊足了,也可上學了。
 
第二天到了學校,老師表揚他,給他貼了一個小紅心,模樣很像此次他「高調來台」的大紅心標章,但比率小了十分之一;陳光標一會用口水,一會兒怕不夠黏還用鼻涕把小紅心貼臉上,開心地每間教室、又回村子裡四處「招搖」他的善舉小紅心。陳光標說愛心有渲染力,從此許多同學都學著自食其力並有餘額時幫助別人。陳光標的媽媽也表揚他,這位偉大的母親沒教他家貧如洗,應攢錢留下來,反而鼓勵兒子,稱許他做了對的事。
 
陳光標自此養成行善必為人知的作風,而且給自己訂了一個目標,他希望死後墓誌銘上能刻著「中國第一好人」,世代子孫以他為榮。事實上我見他那天,他給了我一張名片,片子上不是一堆官銜或董事長職銜,全是善事排行榜。他遺憾地跟我說,人生名片還少了一樣,「中國第一善人」。
 
「善人」是自己說的嗎?何必要那麼多行善獎盃展示呢?陳光標說做善事善行有時不免疲憊,但一看到滿屋獎盃,那個小紅心的他,童年時的雀躍就回來了,忘了累。
 
他身上無名牌,有一中國製奧迪供下雨下雪天行車,平日騎自行車上班,還會單腳特技行車表演,他愛搞怪,有時裝警衛站門口,迎接員工,認出老闆的和他握手,沒認出的,就心裡暗笑。他自稱從小調皮愛搞怪,只是他的「創意」不是放在舞台變成Lady Gaga,他把一些不尋常的行為拿來行善,於是引發所謂的「爭議」。
 
有人還疑他有「民族統戰目的」,那太小看陳光標。從2004年起,他捐款南亞大海嘯、海地大地震、巴基斯坦洪災等。妻子不留戀珠寶,兩個寶貝兒子還曾被他帶到新疆阿勒泰零下45度之地行善,凍得哭出來。巴菲特與比爾蓋茲至中國勸人行善,捐出總財產50%,陳光標目睹一堆首富們紛紛走避,覺得可恥,自己寫信給巴菲特,加碼捐100%,「裸捐」。當然,他不會忘了與巴菲特等合拍照,放在自己的行善獎盃館。
 
理個小平頭,行徑很特別,高調從來不是罪名,也不是反道德。若比起我識與不識的若干台灣,對不起也是暴發戶,馬桶裝金,太太提柏金包,天天比誰的數克拉鑽石戒指大……,我比較喜歡純真高調的陳光標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