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曦不落格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918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不乖——比標準答案更重要的事(中)

或許有人認為,『不乖』固然創新,可是失敗的機會很高。就算老師說的不見得一定對對,但相對之下,至少錯的機會少吧。假如說老師只對70%,那麼乖也還是比不乖成功的機率大一點吧。

在我看來,這不是對或錯的機率高的問題。

我再說個故事

從前我們家小朋友從家裡到小學走路不遠,雖然路程只有一、二十分鐘左右,但為了安全考量,從小學一年級開始,我們還是讓他每天坐校車上下學。就這樣一直到了三年級的某一天,校車司機生病請假了。我們心想反正從學校到家裡只有四、五條街的距離,就讓他自己走路回家算了。

這本來是一件想來很簡單的事,結果一趟原本應該是一、二十分鐘的『旅程』,小朋友整整走了二個小時才回到家。急得我們到處找他,差點就要報警了。

媽媽當然很生氣。覺得小朋友怎麼老是做出讓父母親擔心的事情,少不了一頓耳提面命。不過我最關心的倒是這趟旅程他到底怎麼走,才能走二個小時?

吃過晚飯之後,我決定帶著小朋友重新溫習一遍他的回家之路。我們父子就這樣拿著地圖,在學校附近又繞了一、二個小時,重新對照、應證每個可能的選擇,小朋友終於把從家裡到學校的路完全弄明白了。

這趟旅程我們從校門口出發。用小孩邏輯重新走過一次,我才發現這一趟旅程非同小可。儘管同樣的路程小朋友已經坐校車走過無數次了,但是只要小朋友沒自己親自走過,對他而言就是陌生的路。到過別的城市自助旅行的人一定明白我的意思。要徹底認識一個城市,一定得自己拿著地圖,邊開車或邊走路,實際對照應證才行。如果只是坐著遊覽車或別人開的車旅行,等到我們自己旅行時,其實還是搞不清楚那個城市的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每到一個十字路口,小朋友面臨了三個選擇。以五個街口的回家路途而言,就有三的五次方的選擇——換句話說,在完全陌生的情況下,他猜中並且幸運回到家裡的機率只有1/243。光是這樣都已經很困難了,更何況,一旦在任何街口做錯選擇,之後他將面臨的是更多、更複雜的選擇——可見回家是一趟多麼艱鉅的旅程啊。

走完了這一趟多出來的意外之旅,我驀然發現,原來二年多以來都能快速、準時到達學校的兒子,其實是沒有自己上學能力的。

兒子坐校車的經驗這讓我想起了所有國文、英文、數學……考高分的學生,就像我們家小朋友每天都能準時到校一樣——這些都不是真正的能力。有一天,當這些考高分的學生必須面對真實世界時,再高的分數、名校,能幫得上的忙恐怕是很有限的。

所以我說『乖』與『不乖』的差別不是『對的機率』大小的問題,而是對知識學習與掌握的層次的問題。如果『乖』像坐校車上學那麼容易、方便,那麼『不乖』應該就是自己用腳的探索與嚐試。一個每天坐著校車上學的『乖』孩子,他被剝奪的其實是『不乖』的機會——這個不乖,也正是對事物真正認識,必須經歷的探索與嚐試錯誤的過程。

有些人也許要問:如果可以不用經歷那些無可預測的『不乖』過程,乖乖地長大,不是很好嗎?

真的很好嗎?

人生真的可以這麼樣『乖乖』地到老死而沒有疑問?

同樣坐著校車上學,到底是有過『不乖』經驗,還是沒有『不乖』經驗的孩子更叫人放心呢?

答案其實是很清楚明白的。

和玩樂器很像,很多時候,人生中的完美演出也是必須通過許多錯誤與練習才能達到的。大部分小孩準備考試時,師長們會要求小孩做模擬考題或測驗練習題,覺得非這樣不能考得高分。可是回到『真實人生』這個場域——不管是談戀愛、交朋友、選填志願,我們卻卻一點練習、嚐試錯誤的機會都沒有。

這樣,在面對人生試鍊時,我們如何能考取高分呢?

我們的人生太害怕『錯誤』了,覺得在嚐試錯誤的過程要付出太多無法預期的時間與代價。可是如果嚐試錯誤是學習過程必要的一部分呢?我們是不是得預留下一些『錯誤嚐試』與『不乖』的空間與機會給自己呢?

也有父母親不免要擔心地問:是不是等孩子長大一點,心智成熟一點,能夠自行判斷時,再給他們這個空間。

這樣的思考最大的誤謬在於:
首先,如果沒有這些空間,他們很可能心智上永遠都不會長大。

再來,更重要的,如果真的一定得有犯錯的經驗,當然是愈年輕代價愈小啊。

我年輕時代曾經為人借貸當保證人,損失了幾百萬元。這些錢占了我當時的資產一半,覺得痛苦不堪,可是現在想想,幸好是年輕時就有這個經驗,並且學得教訓,從此人生就算打過疫苗了。否則到了這個年紀再遇到這種事,也損失現在一半以上的資產,那才是真正的慘不忍睹啊。

對很多捨不得小孩嚐試錯誤的父母親其實是要換個角度來看事情的,如果嚐試錯誤對孩子的成長是必須的,那麼孩子能在你看得見的時候嚐試,其實是好件好事。不管後果如何,做父母的多少還可以陪伴孩子渡過困境,或是予一些必要的援助。否則等他離開父母時才碰到,就算有心可能都幫不上忙了。

以前常聽人說:『人不輕狂枉少年。』過去總覺得這話聽來有點輕狂。可是現在想想,這話實在是人生的至理名言。老實說,沒有輕狂少年的經驗,就不可能造就出一個深思熟慮的成人。就像許多植物都必須受到溫度、或照光的刺激之後才能開花一樣。叛逆、不乖也是生命之中開花、結果必須的『生長激素』啊。

人不輕狂不但枉費少年,更進一步,我還要說:人不『叛逆』枉少年。人無『不乖』枉少年啊。

做一個太乖的人當然不好..

我這樣說,一定有人不為為然。反駁我:
『你說「不乖」才好,但殺人、搶劫、打架也是不乖啊。難道這樣也好嗎?』
.....
(待續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